• 收藏
  • 設為首頁
  • 工作郵箱
微信公眾號
分享
[字體: ]
分享到:
分享
“一帶一路”沿線油氣合作呈現五大趨勢
來源:經濟預測部 ??作者:尹偉華 ??時間:2018-03-29

“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經濟帶”,兩者合稱“一帶一路”。3年多來,我國政府大力推動“一帶一路”倡議的布局與推進,簽署多個合作框架協議,推動項目建設,完善政策措施,發揮平臺作用;我國企業也積極參與,陸續實現了多個重大轉變。具體到油氣合作,分別實現了由重資源、重上游向全產業鏈合作轉變,由陸上單支突進向兩翼齊飛轉變,由國企為主向國企民企共同參與轉變,油氣合作由先行向重要一級轉變,由中國一家獨奏向沿線國家合唱轉變這五大轉變。可以看出,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合作正在由單個項目的合作向區域經貿大合作、產業大融合的方向轉變。政府搭臺、企業唱戲的思路更加明確,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在油氣領域的產業融合將進入一個新的發展階段。

(一)由陸上單支突進向兩翼齊飛轉變

“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是“一帶一路”建設的兩翼。“一帶”主要是陸路,“一路”主要是海路。“一帶一路”倡議之前,油氣通道建設主要以中亞油氣管道和中俄石油管道建設為代表的陸上突進,將中亞油氣資源及俄羅斯石油資源引進我國。但自“一帶一路”倡議實施以來,陸上通道聯通繼續推進,中亞D線、中俄天然氣東線進入實施階段。陸上油氣合作繼續深化、加快的同時,海路以重點港口為抓手的合作不斷突進,包括承建海外港口項目、獲取海外港口經營權、與港口所在國合作建設港口等參與方式。這些港口緊扼海上重要航線的咽喉,也是全球石油供應通道的重要支點。沿線港口建設進一步促進了我國油氣產業與資源國及周邊國家的合作。海上通道建設不僅強化中東、非洲資源與我國和亞洲油氣市場聯系的穩定性,而且將促進我國與沿線國家并延伸到歐洲的經貿聯系的穩定性,從而激發利益相關國家共同關注,并維護包括南海在內的通道安全。

(二)由重資源、重上游向全產業鏈合作轉變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集中了俄羅斯、中亞國家及中東地區重要油氣資源國。其中,中東地區石油剩余探明儲量占世界48%,產量占世界30%以上;俄羅斯和中亞地區天然氣剩余探明儲量占世界60%,產量占世界34%以上。自20世紀90年代我國成為石油凈進口國以來,我國油企“走出去”均以保證我國石油安全為重要驅動,以上游勘探開發合作為重心,中下游合作是為上游合作服務。在我國與油氣資源國的合作中,上游領域合作項目占總項目數的70%。隨著“一帶一路”建設的推進,油氣合作正在向包括煉化、管道、工程技術服務在內的全產業鏈合作方向邁進,同時帶動了裝備、儀器、材料出口。特別是在“一帶一路”倡議的推動下,合作朝著科技研發、人才交流和教育培訓等領域的更深層次擴展。

(三)由先行示范向重要一極轉變

“一帶一路”倡議實施前,我國與周邊資源國的合作主要以油氣為主,油氣合作在經貿合作中具有先行地位和基礎作用。“一帶一路”戰略實施以來,我國與沿線資源國的經貿合作全面展開,油氣合作完成了先行示范的歷史作用。我國油氣企業較早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開展投資合作,隨著油氣合作規模的不斷擴大,以及通道建設的建成投用,極大地滿足了內陸資源國出口多元化的戰略訴求,極大地促進了我國與周邊資源國的關系,帶動了雙邊經貿關系發展,發揮了先行和示范作用。隨著“一帶一路”合作的全面展開,高鐵、電力、核能、通信等產業“走出去”步伐加快,油氣合作先行使命已經完成,成為我國與沿線國家大經貿合作、大產業融合中的重要一極。這一變化是發展的歷史必然,且對油氣合作利大于弊。“一帶一路”連接了全球最大的油氣資源富集區和全球最具潛力的油氣消費市場,油氣合作在我國與沿線國家合作中的重要地位不會下降,“一帶一路”戰略推動下的我國資本、產業和技術輸出,以及大經貿合作,對于提升合作國的經濟發展水平、惠及所在國民眾具有更直接的作用,也有助于改變資源國與我國合作僅是資源輸出型合作的局面,有助于分散和化解資源國內資源民族主義作祟帶來的風險。

(四)由國企為主向國企民企共同參與轉變

“一帶一路”倡議初期,我國參與國際油氣合作者主要是以中國石油、中國石化和中海油三大油企為代表的國有企業。目前,國企仍是“一帶一路”油氣合作的主力軍,在一些戰略型油氣合作中發揮著主導作用。但是,民營資本“走出去”步伐卻在明顯加快,成為“一帶一路”油氣合作不可忽視的重要力量。如:2014年洲際油氣以5.25億美元收購哈薩克斯坦馬騰石油95%股權,且于2015年以3.5億美元收購克山公司100%股份;2015年華信能源獲得俄羅斯東西伯利亞地區貝加爾項目3個油田區塊股權,收購哈薩克斯坦國油國際公司歐洲子公司51%權益,并通過定增擴股與設立能源投資開發基金,進一步收購歐洲黑海、地中海區域加油站,拓展下游物流體系及上游資源股權,完善公司海外油氣終端布局,推動公司的歐洲終端銷售網絡和煉化、儲備一體化產業體系,與國內市場形成聯動互補。同時,民營企業也充分利用其機制靈活的優勢,在海外油氣合作中獲得了更多的合作機會。如:天狼星集團出資與俄羅斯投資者合資在俄羅斯組建公司,充分考慮合作伙伴利益,充分利用合作伙伴的影響力,以俄本土公司身份在俄遠東獲得勘探區塊、煉廠建設等項目,并獲得了原油從油田到煉廠的管道輸送配額。

(五)由一家獨奏向多國合唱轉變

“一帶一路”倡議之初,沿線多國對我國提出該倡議的動機存在不解,甚至誤解。隨著我國與沿線國家不斷推進合作,落實各項規劃與項目,積極利用現有雙多邊合作機制,有力推動了區域與跨區域合作。目前,已有10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參與到“一帶一路”合作中來,我國同30多個沿線國家簽署了共建“一帶一路”合作協議,同20多個國家開展國際產能合作。具體來說,首先推動了雙邊合作。截至2016年中,我國已同56個國家和區域合作組織發表了對接“一帶一路”倡議的聯合聲明,建立了雙邊聯合工作機制;已與11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簽署了自貿區協定。其次深化了多邊合作。圍繞“一帶一路”倡議,強化上海合作組織,中國-東歐161、中國東盟101、中國-海合會等組織和對接機制的合作,使“一帶一路”的合作理念得到相關各方的充分理解,帶動了更多國家和地區參與“一帶一路”建設。同時,實現了地區大國戰略與“一帶一路”對接。“一帶一路”倡議得到了沿線國家的積極響應,更得到了部分地區大國的呼應。地區大國由倡議之初的觀望、質疑,到接受,繼而要求戰略對接,為實現地區大國之間的利益融合奠定了重要基礎。

 

新年到在线客服